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高校生的暖床学长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高校生的暖床学长
一九二○年英伦南方的一座现代化城堡°°黄金色的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 穿越拉上的细薄白色蕾丝带子,射入这间位于城堡东侧、能被东昇的旭日恰好笼 罩的超大房间。 这是一间简直只有童话故事中才能找到的房间,房中正中央的Kingsize双人 床,垂着欧洲传统的精致床帘,一系列白色的设计让房间的气氛清爽又明朗。 十二月底的日照不算强烈,因此穿透过窗帘的光缐只在房间里映上几个小小 的光圈。 「嗯。」床上的少年微微动了一下,但紧闭的眼睑和放松的身躯在在说明他 还深深地沈睡中。和纯白色床单形成强烈对比的黑色短发,柔软而凌乱地散落在 细致的枕头上,原本应该是黄褐色的肌肤,因为充份接受阳光照射而呈现亮丽抢 眼的小麦色,而隐藏在台上的眼帘里的是一双比夜色星空更加耀眼夺目的黑色瞳 孔。 没错,和这完全欧式的摆设虽有些突兀、但却一点也不会显得格格不入的少 年,他来自那个对西方人来说仍是个神秘色彩浓厚的东方国度。他安静地躺卧在 这张比一般双人床还大床 上,伸展的四肢散发出年轻而轻松的气息。 感觉到有东西划过自己的脸颊,少年在睡梦中反射性地转了个身,但那种轻 柔的触感还是追着他不放。 不耐烦地伸手想挥开飞舞在脸颊上轻如羽毛的东西,伸出去的手却不晓得为 什么被箝制住,随后一个柔软的温度下降到自己的嘴唇上。 此时黑发黑眼的中国少年还毫无知觉、依然酣睡,手挥开东西的举动,充其 量也不过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反射性动作而已,但逐渐加深在双唇上的压力,以及 有一点没一点、像是品嚐着他舌头似的侵入,让他原本混沌的意识慢慢地清明起 来。 有点不舒服的感受让他皱了皱了眉头,随着被侵扰的次数的增加,他清醒的 程度就益发明显。 当一样带着体温的东西,突如其来地覆盖在他下半身最重要的器官上时,惊 吓感就如同高压电一般流窜他全身,让他瞬间苏醒过来。 「唔……」 张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景像让他几欲大叫出声,但被对方深吻封住的嘴巴压 根儿发不出像样的声音,只能从喉头里勉强地挤出细微的不满。 「做什么呀?你这个家伙!」 被人硬是压在身下的中国少年施卫,慌忙地移动身躯想要脱离对方的魔掌, 可是他的整个身体都被压制住而动弹不得。他死命地瞪着那个脸几乎和自己贴在 一起的男孩,然而对方却只是闭着双眼,陶醉似地吮吻着他的唇舌。 那个趴在施卫身上的男孩有着金色的中长发,柔顺地披散在他的肩膀上;一 张受到天神特别眷顾的俊美脸孔,连现下的美少女都不禁自叹弗如;深藏在长而 鬈的睫毛下的眼瞳,是连穹苍都难以媲美的碧蓝色。 ************ 凯.罗兰.威那斯这一刻正深深地沈沦在施卫的唇瓣所传来的温暖中,他紧 紧地拥抱这个在不久之前,还和自己处于敌对状态的中国少年。 对凯而言,今天的这种状况真的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局面;在凯进入目前就 读的学校前,他就听说过这是所对各种文化兼容并蓄的中学,只要学生有足够的 能力,有办法通过在英国属一等一困难的中学入学考,再加上雄厚的经济后盾, 就可以进入这所赫赫有名的贵族学校。 对自小被极力灌输种族偏差观念的凯来说,要和从外国来的同学相处是一件 根本不列入考虑的蠢事。因为本身源于正统王室血统,恃才傲物的威那斯家族不 知从何时起对其他种族有了歧视,只以纯英国血统为依归,完全瞧不起其他种族 的人。 所以当凯得知在校园里有个来自东方、长他两岁的学长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也是半数学生的偶像时,不可思议和敌对意识立刻爆发,而他也和这位传闻中的 学长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兵戎相交,直到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抓住他的弱点,威胁 对方成为自己的玩具。 当初,他的确是只将施卫作为自己情绪及慾望的发泄对像,但不知从何时开 始,这种感觉改变了,而当他终于恍然大悟时,他经不可自喜欢上这个本来是他 敌人的男孩。 在学校开始放假前,他半是强迫、半是威胁地将卫带回自己的家里,他原本 也对于自己这种异常的举动感到疑惑,但在旁人的一句话下,所有谜团的答案顿 时水落石出。 「少爷,您只是爱上他而已。」 在凯的奶妈蜜拉的当头捧喝下,凯顿时领悟了这段时间以来自己不合理举动 的意义,对凯而言,这不啻是最佳的耶诞礼物。 刚明白自己心意的凯,立即采取威那斯家的行事传统°°坐而言,不如起而 行,所以他下一刻就是跑回房间,对毫无心理准备的施卫来个年末大告白,想当 然耳,卫对他这个超乎常就的举动自然是不当一回事了。 虽然当时施卫苍白着脸,不停地重复着「别开玩笑了」这句话,但凯毫不打 退堂鼓,依然自顾自的告白。 「死心」两个字是不存在于威那斯家人的字典里的,就信誓旦旦的决心在事 情成功前是绝不会消失的! 原来想要忍耐到施卫接受他的心意,铁了心的告诉自己从此以后不再轻举妄 动的,可是喜欢的人就睡在自己的身边,那毫无防备的沈睡模样,更是不断地引 诱着他,在一而再、再而三地压下高张的慾念后,就决定弃械投降。 轻轻地舔吮施卫唇齿的同时,就脱去施卫的衣物,也脱去自己的,而后探至 施卫的亢奋处抚摸着。 施卫在心底死命地呐喊,要他住手,无奈他的想法怎么也没办法达到凯的脑 海里。 想要抵抗的双手被凯单手抓住,压制在身侧,唯一能表达意思的深陷他技巧 高超的深吻里,不但要留心别一时大意就沈湎下去还要抗拒凯在他下半身热情的 爱抚。 想大吼要凯不要碰他的施卫,缩着身体,想从凯的抚慰中逃脱。 凯昨天莫名其妙的告白是另一个游戏的开端吗?施卫不由得一边这么想着, 一边挣扎地想逃离。 前阵子因不知名的原因,被凯失去理智地侵犯成重伤的身体,在整整一个星 期的调养下已经完全痊癒,才在庆幸自己得以安全的时候,那如同恶梦般的日子 彷佛又要重新开始。 令施卫最无法容忍的不是每每被侵犯后必有的疼痛,而是在那应该是令人发 指、恨之入骨的过程中,自己竟会陶醉在他爱抚下的羞人感觉! 明知凯只是乐见自己失控的样子,明知这是对方羞辱自己的另类方法,施卫 最终还是克制不住地在凯的手中解放。那种超越肉体上痛苦的打击,那种精神上 恶毒的折磨,是施卫在事前或事后都最痛恨的。虽然如此,他却也总是逃脱不出 肉体得到快感的喜悦,最后总向凯俯首称臣。 被纠缠的舌头泄上凯的热度,施卫发觉自己开始向身体的原始唿唤投降。 「不要!」 不想让自己沈沦在这种肤浅的快乐中,施卫拼命想要保持清醒,可是凯加诸 在他身上的刺激,却一层层地将他的坚持剥落。 口腔被整个入侵,牙龈被舌尖来回地舔舐,趐麻的感觉让施卫轻颤抖。 凯轻柔地吮了下施卫的舌头,然后放开,重复着这种挑逗的动作却不让施卫 得到满足,两人口腔分泌的透明液体在施卫无法吞咽的状况下,沿着他的嘴角缓 缓地流向他的颈子。 之前浓烈的深吻突然变成这样的浅尝即止,让原本已经陷溺的施卫感到些许 的不满,但也因为如此,他的理性及时恢复,将他拉离这种沈溺的感觉。 「你想做什么?」施卫出声低斥,但也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话。 凯在施卫想继续开口时,又再次深深地吻住了他正好张开的唇瓣,那像是欢 迎着自己的感觉,让凯的慾火瞬时燃烧起来。他的手更加积极地抚弄着施卫的火 热,希望享受这种快感受的人不是只有他。 凯的手指细心地刺激着施卫最敏感的地方,在两人已经享有多次的肉体关系 经验下,他非常明白现在该怎么做。 下半身被不停地抚弄着,脑袋的氧气也被凯灼热的吻给抽得精光,施卫只感 觉自己的意志渐行渐远。 ************ 拒绝投降的理性和沈溺于情慾中的身躯煎熬着施卫的意识,他被凯握住的双 手不由得抓着被两人弄得凌乱不堪的床单,想藉此唤回渐渐消逝的理智。然而他 的想法却彷佛被看透似的,凯握住他的坚挺的手律动得更快,令两人更加沈迷于 激情狂爱中。 虽然脑海里回荡着要反抗的声音,但施卫的身体已经背叛他,在凯的手中留 下爱液。 解放后的快感占领了施卫的全身,暂时失去气力、无法动弹的他只有任由宰 割,双眼失去焦点地望向再度挺身吻他的凯。柔细的金发滑过施卫的脸颊,但他 却连转头躲开的力气都没有。 不断地轻吻着施卫的嘴唇是那样地温柔,然而他却没有多馀的心思去思索这 个动作的意义。 施卫喘着气,身子突然变得僵硬,他感觉到凯的手指来到他身后的洞口。 「放松。」 拂过他耳畔的声音是那样地温柔,和过去几个月命令式的口吻迥然不同。即 使如此,施卫还是反抗着,虽然达到高潮后的一时疲惫,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凯将沾泄着爱液的手指缓缓地插入想要挣脱、却又使不上力的施卫的下体, 先是微微地前进,旋即退出。反覆数次。 「住手!」施卫咬牙切齿地瞪着对自己身体为所欲为的凯。 「不要动。」凯也咬着牙,同样是一副痛苦的样子。 施卫想要大喊也声,可是下半身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忍不住咬紧牙关。 绷着忍痛的表情,施卫不解地看着凯不同于以往的前戏动作;中见他将手掌 中他释放出来的爱液涂抹在指尖,然后来回进出他紧绷的内壁,这样的举动持续 了几回合,直到连他都能感觉到那里已经松弛。 「你做什么?」 施卫的双手好不容易挣脱了凯的禁梏,但被对方压制于身下的躯体依旧动弹 不得。 「这样……你应该会轻松一点。」 像是相当勉强地挤出这句话,凯下瞬间就把自己再也无法按捺的巨大挺入施 卫的身体。 完全没有料想到这份冲击的到来,无法言喻的痛楚便从他张大的双唇里逸了 出来。被强硬进入狭窄洞口的炽热撑裂的肉壁,如同往常一样,熟悉的疼痛感传 遍他全身。 「对不起。」知道施卫又感到疼痛,凯俯身在他耳边喃喃地道歉。 为什么?考虑到太过突然或剧烈的动作会让施卫疼痛,所以这次他逼迫自己 放慢速度,也试着先用手指和爱液让他习惯。 虽然明知他仍感到疼痛,但久违的快感冲上大脑,令凯再出控制不住自己的 动作。 「对不起。」在一脸痛不欲生的施卫耳边又道了歉,凯抓紧他的腰际,将自 己往更深处推进。 宛如着魔似的,凯疯狂地抽送在施卫体内的硕大,狭窄的内壁紧缚着凯的炽 热,让他失去理性,狂乱地发泄着被压抑的慾念。 腰间传来的刺痛感让施卫险些哼了出声,曾经休养过的身体怎么也没想到会 这样突兀地又被侵占,自尊让他忍住了应该会逸出的呻吟。闭上眼,紧抓着被单 的指尖因用力过度而泛白,被刺穿的下体承受着凯张狂的摆动,之前释放过的快 感现已消失殆尽,残存下的只有内部被贯穿的强烈痛楚。 或许是施卫咬着牙、泛着冷汗的不快传递给了凯,令他狂乱的穿透速度慢了 下来,当施卫注意到时,凯的一只手又攀上他的男性像徵。 「对不起。」又是那种听起来像纤悔似的低语。 施卫睁开双眼,困惑地凝视着轻轻地吐出这一句话的凯,脑筋还没来得及运 作,凯的手指已经先爱抚着他的灼热,轻而易举地让他抑制不住的高潮来临。 (2) 「已经可以了吧?」凯低哑地出声问道。 「啊?」 「你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吧?」 凯的膝盖压住施卫下半身的挣扎,双手则压着他的身子,不给他丝毫脱逃的 机会。 「什么叫好得差不多?」 不晓得该说是天生的迟钝,还是后天经验不足,施卫经常对危机没有什么警 觉,所以当他察觉到的时候,通常都是无可挽救的时候。 「这里呀!」带着一抹称得上艳丽的微笑,凯的右手向下触摸着一个会让施 卫吓得要跳起来的地方。 「你摸哪里呀?」施卫心中一悚,却动弹不得。 后知后觉的家伙,大概就是指像施卫这样的吧! 同样的情形出现过已经不止一次了,但施卫就是无法敏锐的感受到危险的讯 息,总是非要等到情况明朗得不能再明朗之时才会有所感觉,不过通常到了这个 时刻,他是只有后悔莫及的份了。 「可以吧?」凯附在施卫的耳际轻轻询问。 「什么可不可以?你放开我就是了!」 「不要。」 「喂!」 施卫推着凯的肩,觉得他在自己耳边说话的举动,弄得自己好痒。 「卫。我喜欢你。」凯沈下身子靠在施卫的身上,呢喃似地低语着。 「放手!」 施卫恨死自己的愚钝了,为什么从这么多次痛苦的经验里,他还是没办法学 到教训呢? 「我想要你,卫。」呢哝般的声音从凯的口中逸出。 这句话让施卫的身体一僵,忆起自己还是这个家伙的玩具的时候。他人没把 凯的告白当真过,所以对他而言,从前和凯订定过的契约仍然存在。不能反抗凯 的命令是唯一的条件,施卫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无奈地接受,谁教他有 把柄落在他的手上。 「卫?」发现施卫突然停止挣扎,凯诧异地抬起头来。 「随便你了。」施卫一副慷慨殉身的模样。 如果不是为时势所逼,他怎么会臣服在这个家伙的淫威之下? 不晓得施卫的心里有过这么一番挣扎,凯抑制住自己的冲动,再三地确认施 卫的身体状态。 「可以吗?卫。」 把施卫的沈默当成是默许,凯再也忍耐不住地低下头,轻轻品嚐着施卫的唇 瓣。 「我喜欢你的味道,卫。」 凯尽情地吸取施卫的发际所散发出的馨香,凯沈醉在那一片带有朝阳的味道 里。先是轻轻地吻了一下,而后看着施卫紧闭双眼的羞赧神情,一股冲动随即如 电流一般窜入凯的每一根微血管中。像是呢喃、又像是梦呓似的低语窜过施卫的 耳畔,身体自然地回忆着被占领时的痛楚与快感。 「唔。」试图压抑住唇齿被人舔舐所产生的趐麻感,施卫双手抓住身旁桌子 的桌脚。 凯轻柔地啃咬着施卫的唇瓣,随后便觉得不满足地纠缠施卫的舌头,吸吮着 其中甜美的蜜计。感受身下人儿的颤抖,凯的嘴角浮现心满意足的微笑。 「卫。」凯轻声的唿唤。 凯陶醉在亲吻时伴随而来的甘甜,一双手也没有停地剥去了施卫身上的骑马 装。凯的指温柔地交缠在施卫灼热的中心上,感受他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按捺不住 地扭动身躯,想要得到更多却又打算忍耐。 凯吻着施卫的嘴唇勾起一丝魅惑的笑意,手指更是快速地爱抚着掌中不断胀 大的宝贝。 「不!」 施卫拼命地抗拒着从下半身涌现的一阵阵快感,可是这种比自慰时还强烈的 美好感觉却让他难以抗拒。 宛如告诉他索性放弃抵抗,凯更是技艺地攻击着施卫的弱点,让他即使握住 桌脚的手指都用力得彷佛快在碎裂了,还是无法抵挡自下半身泉涌而至的快感, 只好任自己陷溺在这无边的醉意之中。 「好快呀!」凯说道。 凯抬起上半身,看着手掌中那种熟悉的爱液。 「闭嘴!」 释放过后的解脱让施卫短时间内喘不过气,只能恨恨地瞪着那个一边轻笑、 一边吻着自己脸颊的凯。 「慾求不满吗?卫。」及时吻住施卫想要反驳的唇,凯再次抬起头来︰「跟 我一样。」 「谁跟你这种家伙一样!」施卫气喘吁吁、不满地驳斥道,却也无法否认自 己在凯手中解放的事实。 「是吗?再来该我了。」凯轻声地说着。 「不!」 无视施卫的反抗,凯沾泄着施卫爱液的手指潜入施卫的秘密地带。 「我说不要!啊~~」记忆中被贯穿时的痛苦笼罩着施卫,让他下意识地吐 出抗拒的言语。 然而,不管施卫怎样剧烈地喊叫,凯奔腾的慾望已经是拦截不住。被爱液润 泽的指尖,残酷地侵入窄小的洞穴,让施卫痛苦得蹙起眉头,但在凯不停歇的动 作下,狭隘的入口终于微微地放松了点。 即使如此,这种程度的润泽和松缓仍无法容纳凯的为热,他若和上回一样迫 使施卫接纳了,那么结果也必定会和上次一样,不可避免地让施卫再度感到疼痛 不堪。 为了让施卫不再受到伤害,凯稍稍拉高身子,从桌上拿了罐长长的玻璃瓶。 「那是什么?」施卫看着淡金黄色的瓶子问。 「应该会是让你轻松一点的东西。」凯简短地回答着,人迫不及待地打开瓶 盖,将有些黏稠的淡色液体倒入手中,然后用手指沾着刺入施卫的体内。 「啊!」 「别担心,这只是香精油,不会伤到你的。」 凯安抚着不安的施卫,一次又一次地将这充当润滑剂的香精油送进施卫的身 体里面。 也许这么做真的有它的效果吧,在被好几根手指同时贯穿的同时,施卫并没 有感到以往难以忍受的剧痛。凯充份地润泽着施卫狭窄的内壁,直到当他的手指 进攻时,穴口与他的手指间会发出诱人的声音。 「嗯……」痛楚感消失,施卫忍不住了出了呻吟,连施卫都没注意到这吟哦 声是发自自己口中的。 「卫。」凯靠近施卫的身旁,非常享受他逸出的哼叫声。 他伸手抬高施卫的腰际,凝视着他不自觉中变得朦胧的眼神,觉得自己彷佛 被那对眸子给吸了进去。平时绝对是澄澈清明的黑色瞳眸,在这一刻蒙上了层雾 气,那种不知所措的模样蛊惑着凯,让凯再也无法多想,只能遵循身体的慾念, 抬起施卫的身子,一口气把自己推进深处。 「啊!」施卫瞬间紧握桌脚,一眨眼间,剧痛蔓延全身。但下一刻,当凯开 始移动时,疼痛感不可思议地消失不见。襄嵌在身体内部的炽热迅速膨胀起来, 施卫感觉一种难以形容的热度正摧毁着自己的意识。 稍微撤退,然后一鼓作气地冲刺,凯克制不住地在施卫的狭谷内律动。紧窒 的内壁夹住凯的硕大,但之前涂抹进去的精油却让他可以更容易地滑动,在施卫 炽热的体内,凯感受到被热浪袭击的快感。 「卫、卫~~」叫着自己恋慕的人的名字,凯忘我地沈沦在两人共赴云雨所 带来的快乐中。 他握住施卫的腰杆,将他的膝盖抬到自己的肩上,让自己可以更深入施卫高 温烧热的躯体内。缓缓移动着,凯仿若听到两人相互摩擦所产生的声音。 凯在施卫火焰般的体内失去理性地冲撞。 「啊!嗯……」 虽然紧抓着桌脚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微痛,但下半身传来的悸动却轻 易地盖过一切,让施卫发出了自己连作梦也想不到淫靡叫声,身体随着凯的律动 而激烈地摇晃着。 (3) 施卫好不容易爬到床沿,坐直了身子,凯却早已如山一样耸立在他面前,阻 止他的脱逃。眼前要逃之夭夭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施卫索必抬头挺胸地面对 这个开始让自己警戒起来的凯。 「哦,你该不会是在说丽丝吧?」经过几番的思考,施卫才恍然了解凯口中 指证历历的事情︰「我是很高兴呀!那又怎样!有谁被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碰了会 不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总比被一个男人碰触要来得好!」 「你!」凯勐地擒住施卫的后脑勺,将自己的唇压了下去,舌尖也跟着强势 地侵入。 「唔!」他在开什么玩笑?是不甘心自己的玩具不听使唤?还是……施卫想 反咬凯的舌头,却因被及时抓住下颚而告失败。 他的反抗再次激怒了正设法控制自己情绪的凯,这一刺激,令凯的怒涛像是 脱疆的野马一般狂奔了起来。凯攫住施卫的肩头,将他压倒在柔软的床 上,两 人双双埋进丝绒被里。 愤怒让凯下手失去轻重,伸手扯破了施卫身上连夜赶工的礼服,舌尖也寻求 着施卫的一切,发狂似地在施卫的嘴里肆虐。 「呜!」施卫发出了一声悲鸣。 他抗拒着,但被凯嚼咬得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只能任由他随心所欲。 凯迅即地褪下自身衣物后,毫无预警地将施卫下半身衣物拉下,让施卫吃了 一惊,直到这一刻,施卫才深深地体会到事情已出乎意料地脱离常轨。 吞噬着他的气息的深吻是那样地粗暴,探入他口腔中的舌尖是那狡黠刁难, 总让他在似乎要得到满足时立刻撤退,然后又在他的热情要冷却时进攻,这样来 来回回地挑逗着,极像是一种痛苦的惩罚。 「不要……」被强迫当他人发泄的玩具已经够悲惨,而沈醉在这种被侵犯的 感觉中不可自拔,更是让施卫深深地感到无地自容。 凯突然间将舌头抽离施卫已经发热的口腔,沿着锁骨向下咬住他胸前娇小玲 珑的突起。 「啊!」被挑逗而升起的热度原未到达最高点,却冷不防被抛下的感觉让施 卫难耐地蠢动起来,可是马上又被用力咬住的部位却疼痛得唤醒他的理智。「不 要、不要!我叫你放手!」施卫喊着,意图抬起身体遏阻凯继续进攻。 「不要动!」凯低斥着,双手压住施卫的肩头,仍然持续啃食着那一片充份 吸收日光的肌肤,直到清一色的小麦色泽上浮现出几点不相称的紫红。那是他刻 意留在施卫身上,提醒他是他所有的记号。 「痛!」咬紧牙关,施卫忍受着强行烙印在自己身上的痛楚,可是这种趐麻 的疼痛感却让他无法自制地扭动身体。 「不是叫你不要动吗?」 凯的右手往下摸到施卫的男性慾望,忽然间紧紧地缚握住他那敏感的地带。 「呜!」预期之处的痛感让施卫不解地望向凯,身体更向后退缩,想舒缓凯 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疼痛。 凯伏下身子,带着冶艳的微笑,开始轻柔地抚弄着施卫的火热,声调中有着 一丝明显的苦涩︰「你是我的,卫。」 「谁……谁呀?」不服输地咬着牙,施卫却不能否认自己数度在凯身下达到 高潮的事实,就像现在,凯不过是稍稍改变了手掌的方向,他却立刻不争气地得 到难以形容的快感,释放在凯的手里。 「我喜欢你,卫。」 埋在自己肩窝的声音是那样地低沈,像是带着哭泣的低语让施卫吃了一惊, 但由于看不见凯的脸孔,施卫也无法求证自己所听到的是否真切。 「不要在这种时候说这种 心的话!」 施卫虽然推着凯的肩膀,却好恨自己又在他的身下得到快感。 「卫、卫……」凯喃喃低语着,将泄着温热爱液的手指戳进施卫紧窒灼热的 体内,感受到施卫一瞬间强烈的收缩。凯的手指不住一在施卫的穴口进出,确切 地感受到他的颤抖。 蓦地将施卫的大腿抬高贴放在自己的腰际,凯可以清楚地看见施卫惊愕的神 情,但他只是勾着淡淡的微笑,把施卫另一脚抬到肩上后,就毫不留情地将自己 按捺已久的坚挺刺了进去。 「我爱你,卫……」 配合着节奏的律动,凯强悍地抽送着自己在施卫本内的巨大。 施卫压制不住陆续发出呻吟,配合着凯大力摇晃摆动的身躯,整个房内竟是 春色无边。 「对不起,可是,我爱你,卫……」彷佛要将这刺痛连同言语深深烙进施卫 的身体里似的,凯抱住他的腰杆,狂乱阀筏律动起来。 下半身传来了熟悉的刺痛,施卫也随着凯摆动的身子摇晃着。 感觉凯在自己体内释放了出来,但火热的慾望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像,在一 个轻轻的摩擦后,凯更加肿大的灼热在他身体里不知节制地冲撞起来。 伴随着凯的肆无忌惮的是施卫一声声未曾停止的呻吟。 下半身传来麻痹似的疼痛和快感,令施卫意识模煳地眯视着凯。 不知为什么,他可以感觉到凯选择这么做的意图并不是想伤害他,尽管他的 身子又酸痛起来,但他依稀了解到凯这么做是因为想席卷他的全部,以一种狂暴 到底、将他吞噬得连影子都不留的狂烈。 在失去意识前,施卫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