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秋](第二章)作者:11007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乱秋](第二章)作者:110075

作者:110075
字数:11518
                第二章
翌日,康杰睡到十一点才起床,精气神都处于最饱满状态,阴茎一柱朝天,
顶得薄被凸起一大块。凌晨出得浴室,母子俩又在卧室的大床上颠鸾倒凤,云翻
雨覆,梅开数度,极尽欢爱之能事,而后相拥而眠。康杰撩起被子,瞅瞅自己顸
直的性器,忍不住暗赞:真是一杆好枪!
  康杰翻身下床,光着身子走出卧室,挺着鸡巴到处踅摸母亲林晚秋。厨房里
有切菜声,他快步走过去,母亲正在做午饭,香味四溢。林晚秋听到脚步声,回
头一瞧,忍不住笑骂道:「多大了,还光着屁股到处走,不嫌丢人!」
  康杰急走两步,身体紧贴母亲,性器杵着她的丰臀,满不在乎地说道:「多
大也是你儿子,想光就光,想肏就肏,管别人说什幺!」
  林晚秋被儿子顶得难受,扭扭身子,美目一瞪,「别闹,快去穿件衣服,今
天是星期六,小区里人多,被人瞅见像什幺话!」
  康杰憋得难受,当然不肯听话,直接伸手去母亲的及膝短裙,「没人能看见,
我保证速战速决,十分钟。」
  林晚秋可不想大白天在厨房里搞,对面楼里也许有人在偷看呢,人言可畏,
不能冒这个险。她拽住裙腰,说什幺也不让儿子扒下来,同时说道:「现在不行,
吃完饭你想怎样都成!听话,不然妈可生气了。」
  康杰清楚母亲不是真生气,是怕被人看见,可硬憋自己更难受。他稍作妥协
说:「不走下面就走上面,妈你自己选择吧!」
  林晚秋真是拿儿子没办法,都怨自己当初把他给宠坏了,如今想改也改不了
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儿子的性能力太强悍了,今天凌晨头几个小时,一口气干
了自己五炮,后三炮虽没射精,但绝对是超水平发挥,一想起来屄便痒痒。她没
法拒绝儿子,唯有选择吹箫,至少人蹲下,外面看不见。林晚秋解下围裙让儿子
套上,光着上身也扎眼,然后蹲在厨台前,撩起围裙钻进去,张嘴含住儿子的阴
茎,勤作着。
  康杰双手扶着厨台边沿,慢慢挺腰配合母亲口交,那温暖的口腔和湿润的舌
头令人极度舒服,感觉丝毫不亚于阴道。母亲的口技堪称一流水准,松紧快慢张
弛有度,舌头也异常灵活,舔尿道口,绕冠状沟,无一遗漏。康杰拉起围裙下摆,
侧头观瞧母亲口交时的神态,含笑不语。母亲白皙的侧脸和自己浓黑的阴毛相映
成趣,中间连着一根硕大的性器,在口腔里时进时出,偶有口水从嘴角溢出,更
添情趣。
  林晚秋发觉儿子阴茎比平时格外壮实,硬度和热度都有超常规,自己使出了
八分力气,仍含不出货来,看来想不用全力也不行了。她双腮猛然收缩,死死嘬
紧儿子的阴茎,一点一点往外吐,舌尖抵住尿道口,像拔瓶塞一样动作着。康杰
爽得不得了,老妈的口活真是越来越纯熟,女朋友根本没法比,平时看上去挺文
静的一个人,含住儿子的鸡巴就淫荡无比,天生的挨肏货。他闭目享受母亲的吞
吐,不时轻送性器,配合老妈的工作。
  五分钟后,康杰出货了,堵着林晚秋的最直接口爆,精液有多有稠,灌满口
腔后,顺着嘴角往外溢。康杰抽出鸡巴,用手指拦住外溢的精液,送回母亲口中,
半硬的鸡巴顶在她脸上,山下滑动,将龟头上残存的精液全部涂抹在那白皙的脸
蛋上,极尽淫乐之能事。林晚秋吞咽下儿子热乎乎的精液,撅着湿润儿性感的嘴
唇,仰起脸配合儿子鸡巴的涂抹,一副意犹未尽的骚浪摸样。
  康杰脱掉围裙,低头看着母亲说道:「妈,你的口活儿可真地道,快赶上我
姥姥了!」
  林林晚秋闭着眼说道:「想你姥姥了?」
  康杰点头道:「老想了,咱们晚上去如何?」
  林晚秋也看一个多月没见父母了,没多想便说:「好啊,但你不可像对妈一
样对待你姥姥,不可玩得太疯!」
  康杰笑道:「姥姥姥爷身体壮壮呢,上次回来还挺能肏的,这回咋就不行了。
我记得,姥爷上回可是把你肏得高潮迭起,真是宝刀不老啊!」
  林晚秋笑骂道:「吃姥爷的醋啦,小鬼头!别看你年轻力壮,要是比起耐力
来,跟你姥爷可差远了!」
  康杰道:「那当然,姥爷打小就肏你,今年正好满三十年,人老屌不老,厉
害啊!我才肏了五年,差二十五年呢,自然没法比了!」
  林晚秋舔着儿子龟头道:「看把你美得,也想肏妈三十年啊,妈到时都七十
了,还能肏啊?」
  康杰笑道:「没事,你给我生个闺女,养大接你的班,早晚凑够三十年。」
  林晚秋揪住儿子的鸡巴道:「要生也生儿子,不能便宜你!」
  「不行,生闺女!」
  「就不!」
  母子俩调笑着斗嘴,等待康杰的再度勃起,生男生女暂不讨论,先肏个痛快
再说。林晚秋用口舌弄干净儿子的性器,然后两人坐在一起吃午饭,养精蓄锐,
以利再干。饭后,母子俩又是三连炮,尽情释放浪母淫儿的旺盛性欲,乱得不亦
乐乎。以康杰的体力,再来三炮也没事,但他想着晚上去姥姥的「聚会」,不想
过多耗费体力,便有所保留,等晚上好好发泄一番。
  姥姥的老屄可不好伺候!
  康杰的姥姥家住在城北的市委的干休所,全是一幢幢精致的二层小楼,依山
傍水,景色优美。康杰的姥爷林蓟北,退休前是本市的市委书记,为官还算清廉,
也为老百姓干过几件实事,口碑还不差,唯一的爱好就是书法和好色。说实话,
他的书法确实不咋地,但肏过女人却不少,各个年龄段的都有,可最爱肏的还是
亲闺女,三十年来乐此不疲,体力也还跟得上。
  已是入秋时节,静湖旁的这座小楼沐浴在夕阳中,窗玻璃反射着落日的余晖,
异常刺目。康杰开着一辆银灰色现代「途乐」,穿过一条安静的林荫小路,稳稳
地停在小楼前。母子俩先后下车,锁好车门,径直走进大门,踏着鹅卵石小道走
到楼门前,身后的大门自动缓缓关闭。林晚秋有钥匙,可楼门早已打开,康杰的
姥姥田蜜蜜已然等候多时了。
  进门后,康杰马上放下手拎的礼物,急不可耐的伸手抱起姥姥,亲着她圆润
的脸庞说道:「姥姥,想死你了!」
  田蜜蜜抬手轻打康杰的脑袋,笑骂道:「小坏蛋,轻点抱,是想死姥姥了,
还是想姥姥死啊!」
  康杰立刻说道:「想让姥姥活活爽死,一刻也离不开孙子的大鸡巴!」
  林晚秋笑看祖孙俩调笑,边问田蜜蜜道:「妈,我爸呢?」
  田蜜蜜伏在康杰的肩头对女儿说道:「你爸在楼上书房练字呢,你去看看吧,
开饭的时候叫你们。」
  林晚秋没换拖鞋,穿着高跟鞋直接上楼,父亲最喜欢肏穿高跟黑丝的她,换
来换去的也麻烦。她临上楼前,后头对康杰说道:「你姥姥年纪大了,别瞎弄,
听到没?」
  康杰嘿嘿一笑道:「不瞎弄,只瞎肏」
  说完,他低头亲吻田蜜蜜的依然白皙光洁的脖颈,故作温柔地问道:「姥姥,
想孙子怎幺肏你?」
  田蜜蜜淫笑着白了康杰一眼,道:「有本事尽管使出来,姥姥还怕你不成!」
  面对这对没大没小的祖孙,林晚秋也没办法,只好摇头上楼。说实话,看到
儿子和母亲如此亲热,她多少也有点吃醋,不过一想起楼上的父亲,心里便没来
由地一阵火热,一种莫名的焦急和渴望让她加快了脚步。
  瞅着母亲林晚秋突然快步上楼,康杰抱着田蜜蜜走向客厅,嘴里边说:「姥
姥,你看我妈那浪劲儿,绝对是你的遗传。」
  田蜜蜜勾着外孙的脖子笑道:「那你又是谁的遗传呢?」
  康杰道:「当然是我爸的遗传了。」
  田蜜蜜摇头道:「不对,你爸可是个老实人,你一点都不像他。」
  康杰本想保证姥姥去客厅的沙发上,可路过厨房时,看到里面待做的丰盛晚
餐,便改变主意拐进了厨房,边问道:「那你说我像谁?」
  田蜜蜜不多想道:「像你姥爷,就会种自家的田,而且种起来没够!」
  康杰走到餐桌前,放下田蜜蜜,探手伸进她的素色及膝裙内扒内裤,嘴上说
道:「我不会是姥爷和我妈生的吧?」
  田蜜蜜一撇嘴道:「他倒是想呢,我没让!」
  康杰让姥姥抬起腿,顺利褪下红蕾丝三角内裤,团成一团塞进自己裤兜里,
继续问道:「为啥!」
  田蜜蜜撩起上衣,露出同色乳罩下包裹的大奶子,边说道:「你妈那时候还
小,上学那能生孩子。」
  康杰帮助田蜜蜜脱掉上衣,没让解乳罩,直接拉下来勒住乳房,增加性感。
田蜜蜜的乳房有些下垂,直接露出来缺少美感,还是勒住点好看。他低头啃咬着
姥姥的乳房,一边撩起裙子,把裙角塞进裙腰中,露出她的肥臀老屄,揪着阴毛
继续说道:「姥姥还能不能生,我好想给你种上啊!」
  田蜜蜜被康杰揪着阴毛直皱眉,嘴上说道:「姥姥能生就是奇迹了,不过你
倒是可以下种,结不结果要看天意。」
  康杰用手指拨开姥姥的阴唇,急捅而入,发力强攻,答道:「那咱就试试吧,
看看是我的种儿强,还是姥姥的肚皮给力,只是不知生出来怎幺排辈儿啊!」
  田蜜蜜让康杰的手指捅得舒服,一条腿翘搭在厨台上,眯着眼睛说道:「管
它啥辈儿呢,生下来再说呗!」
  康杰的性欲也旺盛了,便抽出手指,让田蜜蜜跪在地上给自己吹箫。田蜜蜜
也好长时间没吃外孙的大鸡巴了,岂能不想,急忙跪在康杰身前,熟练脱下他的
长短裤,攥着吓人的大的鸡巴狠撸了几下,然后便一口吞了下去。
  林晚秋走进二楼书房时,父亲林蓟北正站在书桌前练毛笔字,聚精会神,很
有几分书法家的派头。林蓟北瞅见女儿进来了,但没抬头,继续写字说道:「忘
了规矩了!」
  林晚秋停步笑盈盈地说道:「爸,我好久没来了,你就这样对人家呀!」
  林蓟北还是没抬头,接着说道:「你来爸当然高兴,但规矩不能变,不然如
何教书香门第呢!」
  林晚秋偷笑答道:「什幺书香门第啊,我看叫乱伦世家还差不多!」
  林蓟北沉声道:「贫嘴,快点照规矩来,不然后果自负。」
  所谓的规矩就是脱光衣服,仅保留鞋袜,林晚秋每次回娘家都这样,平时一
进门就脱,今天算是宽容了一些。她未嫁的时候,只要是父亲在家,自己就必须
一丝不挂地相陪,无论寒暑,这是从她被开苞那年起定的规矩,算起来至少也有
近三十年了。母亲田蜜蜜有时候也脱光了共同侍候林蓟北,后来又加上了保姆秦
妈,三个人让林蓟北轮着肏,丝毫不敢违背。秦妈只比林晚秋大一岁,也是让林
蓟北开的苞,至今没嫁人,早成一家人了。今天没见秦妈,不知是为什幺?
  林晚秋麻利地脱着衣裙,边问父亲道:「爸,怎幺没见秦妈呢?」
  林蓟北没抬头,继续写字,随口应道:「秦妈回老家了,她二舅死了。」
  林晚秋知道父亲的性欲已起,便不再多问,弯腰钻入书桌下,抬手褪下父亲
的家居裤和内裤,露出那黑赤长大的性器来,单手攥住,熟练揉动,渐渐加力。
她被这根大屌肏了小三十年,结婚后也没怎幺间断过,连怀康杰的时候还时常被
折腾,若不是母亲竭力苦劝,自己说不定早被父亲给肏流产了。她清楚父亲是想
她怀上自己的种儿,可惜康杰出生后,父亲当上局长,不能要二胎了,只好作罢,
但肏闺女的爱好却一直未变。父亲退休后,林晚秋的年纪也大了,父女俩也试着
怀一胎,却始终未能如愿,也就不了了之了。
  父亲虽已六十多了,可性欲仍旧很旺盛,林晚秋刚撸了几下,那大鸡巴就昂
然挺立了,鸡子般的龟头令人生畏。林晚秋被父亲肏惯了,早已迷上了那杆大枪,
此刻见其坚挺无比,便毫不犹豫地张口吞入,起劲地吮吸起来。林蓟北的家伙被
闺女含过无数次,也口爆过无数次,此刻脸上并无性奋表情,专心握着毛笔书写
唐诗,是杜甫的《蜀相》,正写到「三顾频烦天下计」一联。林晚秋今天穿着儿
子给买得高跟鞋,配一双黑色细网眼带蕾丝花边的高筒丝袜,跪在地毯上吞吐父
亲的性器,一只手还不时轻捏他的睾丸助兴,表情淫荡之极。她好久没吃父亲的
精液了,渴望那热乎粘稠的液体滑下喉咙时的感觉,期待口爆。
  楼上父女亲密口交,楼下祖孙已近临爆。
  康杰嫌田蜜蜜口交的速度较慢,几次催速仍不满意后,便开始主动出击,双
手抱住奶奶的头,挺着鸡巴就是一轮暴插,憋得田蜜蜜直翻白眼,呜呜乱叫。他
性欲正旺,丝毫不给姥姥喘气的机会,越插越猛,田蜜蜜的眼中开始充血,圆润
的脸庞也渐渐憋红了。康杰肏奶奶也有些年头了,母亲例假的时候就找姥姥泻火,
三个洞都走过,最喜的还是口交。田蜜蜜文化程度不高,初中毕业,虽没有林晚
秋知识女性的气质,但毕竟也是当了多年的领导夫人,官太太的修养还是有的,
至少表面如此。她的性欲也很强,六十出头的人了,三天不挨肏屄就痒痒,都是
林蓟北以前给调教出来的,改不了了。
  田蜜蜜屄康杰捅得直流口水,呜叫呻吟不停,双腮已酸麻难忍了。
  康杰又狂捅三十几下,精液随即怒喷而出,直射田蜜蜜深喉。田蜜蜜被呛着
了,忍不住大声闷声咳嗽起来,嘴里仍含着外孙的鸡巴,精液和着口水从两边嘴
角往外溢。康杰抽出鸡巴,让田蜜蜜喘口气,但不许吐出精液,含在舌头上,吐
出来个自己看。田蜜蜜喘息了一会儿,脸色恢复正常,张嘴吐出舌头,把舌尖上
的一团浓稠精液展现给康杰看。康杰满意地拍拍姥姥的脸蛋,淫笑道:「骚蜜蜜,
都咽下去吧,一滴都不许剩,不然干爆你的屁眼。」
  田蜜蜜依言咽下精液,然后又张嘴将康杰龟头上残存的精液也舔吃干净,最
后口含手撸,助他恢复坚挺。康杰挺身享受姥姥的口含手弄,开口说道:「姥姥,
外孙的精液好吃不?比我姥爷的怎幺样?」
  田蜜蜜浪笑道:「好吃极了,绝对是高蛋白的难得补品。至于你姥爷的精液
好坏,你得去问你妈妈,她可比我吃的多!」
  康杰又问道:「姥爷当年肏我妈的时候,她是不是处女?」
  田蜜蜜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处女了,事后还是我给她洗得身子,流了不少
血呢!」
  康杰道:「我妈当时多大?你肯同意让父女乱伦?」
  田蜜蜜道:「不到十六。我不同意管什幺用,家里是你姥爷说了算,反正也
没便宜外人,无所谓的。」
  康杰道:「我妈同意吗?」
  田蜜蜜道:「她那有自主权,只能乖乖挨肏,不然就被你姥爷给整惨了!后
来她也被肏习惯了,父女俩天天同床,一直到嫁给你爸爸。」
  康杰道:「你不嫉妒。」
  田蜜蜜道:「刚开始有点,可后来就习以为常了,自己的亲闺女还有啥吃醋
的,有时候我也凑个热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玩3P。」
  康杰道:「我爸知道吗?」
  田蜜蜜道:「你爸太老实了,就算知道也不敢说。你姥爷那时候还在官位上,
你爸能有什幺办法,只能忍了。」
  康杰道:「我爸这个绿帽子戴得可够窝囊的,这个气只好由儿子给他出了,
代他肏岳母,一报还一报!」
  田蜜蜜道:「那我岂不要叫你女婿?」
  康杰道:「不,叫爸爸,这样才刺激!」
  田蜜蜜毫不犹豫地叫道:「大鸡巴爸爸,肏死蜜蜜吧,你就是俺的亲爹呀!」
  康杰的鸡巴此此刻已然恢复坚挺,急令田蜜蜜起身趴在厨桌上,翘起白白的
大屁股,挺着家伙从后面一插而入,熟练地驾驭起来。
第一章地址:
http://174.127.195.171/bbs/viewthread.php?tid=4383837
请红心支持!